一篇文章换来一酝陈醋?林徽因、
亲情文章

功夫在“花”外——读谈瀛洲《人间花事

  复旦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谈瀛洲教授是一个植物发烧友。经过长期与花花草草的亲密接触,最终捧出这本唯美的植物散文集《人间花事》(漓江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)。不过,细细品读书中56篇文章便会发现,相较这些年风靡书市的花草类作品,这本书并没有把重点放在对植物习性、特点、花色等方面的描摹记录上,而是以花为媒,写人间亲情,写世事沧桑,写花草典故,写读花心语,从而把读者带入一个广阔的空间,享受花事之外的遐思与美好。

  《人间花事》以中国百姓家庭中惯常种植的花草,如晚香玉、迎春、扶桑、菩提、昙花、茑萝、水仙、木香等为对象,从不同维度娓娓讲述人与花草之间的情缘及其相遇共生的故事,将往事、亲情与花事有机地融合在一起。行文陈述植物习性时,与植物和养花之事相关的各类典故和史料记载信手拈来,与今人养育花草之琐事相映成趣;娓娓诉说养花琐事时,字里行间流淌着穿越时空的浓浓情思,令平淡岁月因花色和花香的点缀而变得缱绻、温柔、细腻。书中的《菩提珠》《迎春花》《被鸟儿吃掉的枸杞》,作者虽然写的是菩提珠、迎春花、枸杞,但展现的却是作者一家的花草情缘,让人体味到亲情之美;而《珊瑚》《朱顶红》,却是借珊瑚、朱顶红之名,记录父母的往昔岁月、人生际遇,让人感慨唏嘘。

  《人间花事》不仅是一本感情充沛、行文优美的散文集,更是一本传播花文化、花知识的文集。作者在记录花事时,总是信手拈来许多有关花事的典故、种花秘籍、养花轶事,让人们在欣赏美文的同时,得到知识的浸润,享受到韵味深长的美好与感动。比如,《芍药》一文中,作者不仅提及芍药的品种与种植经验,还引用了柏拉图在《斐德若篇》中所说的“情波”,认为与花的凝视似乎也有着能够流注进灵魂的神秘影响,它令人得到美的滋润与温暖,并念及逝水如斯的光阴。

  作为一名资深的植物爱好者,作者在鉴赏花草的同时,又跳出花草的藩篱,把目光投向更广阔的天地,引发对人生的思考,对生命的回味,对世间百态的观照。美文因此有了哲学意蕴,变得更加有广度、有厚度、有温度。如在《夏日的扶桑》一文中,他由一些伟大的文学家、艺术家、哲学家、科学家的人生经历,联想到植物开花“并非是为了用艳丽的颜色和芬芳的气味,吸引昆虫来采蜜或食用花粉,顺便也为它们传了粉,它们就可以结籽繁殖”,而是“让自己的生命有一次灿烂的、美丽的迸发,仅此而已”。这充满哲学意味的联想,不禁让人思考,怎样才能让有限的生命灿烂地迸发,从而更有意义。(贾登荣)

  复旦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谈瀛洲教授是一个植物发烧友。经过长期与花花草草的亲密接触,最终捧出这本唯美的植物散文集《人间花事》(漓江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)。不过,细细品读书中56篇文章便会发现,相较这些年风靡书市的花草类作品,这本书并没有把重点放在对植物习性、特点、花色等方面的描摹记录上,而是以花为媒,写人间亲情,写世事沧桑,写花草典故,写读花心语,从而把读者带入一个广阔的空间,享受花事之外的遐思与美好。

  《人间花事》以中国百姓家庭中惯常种植的花草,如晚香玉、迎春、扶桑、菩提、昙花、茑萝、水仙、木香等为对象,从不同维度娓娓讲述人与花草之间的情缘及其相遇共生的故事,将往事、亲情与花事有机地融合在一起。行文陈述植物习性时,与植物和养花之事相关的各类典故和史料记载信手拈来,与今人养育花草之琐事相映成趣;娓娓诉说养花琐事时,字里行间流淌着穿越时空的浓浓情思,令平淡岁月因花色和花香的点缀而变得缱绻、温柔、细腻。书中的《菩提珠》《迎春花》《被鸟儿吃掉的枸杞》,作者虽然写的是菩提珠、迎春花、枸杞,但展现的却是作者一家的花草情缘,让人体味到亲情之美;而《珊瑚》《朱顶红》,却是借珊瑚、朱顶红之名,记录父母的往昔岁月、人生际遇,让人感慨唏嘘。

  《人间花事》不仅是一本感情充沛、行文优美的散文集,更是一本传播花文化、花知识的文集。作者在记录花事时,总是信手拈来许多有关花事的典故、种花秘籍、养花轶事,让人们在欣赏美文的同时,得到知识的浸润,享受到韵味深长的美好与感动。比如,《芍药》一文中,作者不仅提及芍药的品种与种植经验,还引用了柏拉图在《斐德若篇》中所说的“情波”,认为与花的凝视似乎也有着能够流注进灵魂的神秘影响,它令人得到美的滋润与温暖,并念及逝水如斯的光阴。

  作为一名资深的植物爱好者,作者在鉴赏花草的同时,又跳出花草的藩篱,把目光投向更广阔的天地,引发对人生的思考,对生命的回味,对世间百态的观照。美文因此有了哲学意蕴,变得更加有广度、有厚度、有温度。如在《夏日的扶桑》一文中,他由一些伟大的文学家、艺术家、哲学家、科学家的人生经历,联想到植物开花“并非是为了用艳丽的颜色和芬芳的气味,吸引昆虫来采蜜或食用花粉,顺便也为它们传了粉,它们就可以结籽繁殖”,而是“让自己的生命有一次灿烂的、美丽的迸发,仅此而已”。这充满哲学意味的联想,不禁让人思考,怎样才能让有限的生命灿烂地迸发,从而更有意义。(贾登荣)